2020特准码资料大全 > 教育教研 > 学科教学 > 体育 > 姝f枃

武汉“瓷娃娃”余静的“自救”与“助人”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03-09 16:32

  
 

   余静在武汉东湖绿道。 受访者供图“被疫情冲击得七零八落的日常生活”“受疫情影响,我的作息时间跟往常不同,现在大多数时候是十点多起床,起床后直接吃中饭。

  
 

   偶尔中午起床,三顿合一顿解决。

  
 

   武汉的早餐品种丰富,几十种不重样的花式过早是全国闻名的。

  
 

   但是如今都吃不到了。 现在,只能在家天天煮面条。

  
 

   ”余静表示,过去的规律生活被疫情冲击得七零八落的,“节奏乱了,无法完全静心。

  
 

   ”“不自觉把大量的精力放在刷与疫情相关的各种信息上,真正投入学英语和工作的时间反而变少了。 我后来意识到这个问题,做了些调整,偶尔也会关闭朋友圈。

  
 

   ”“我现在就是希望能够赶紧结束,因为轮椅的轮胎是需要充气的。

  
 

   再过两个月这个轮胎就彻底没气了。 过去,每个月打一次。 家里有个高压气筒,但我的手没劲儿啊,志愿者又都来不了。 ”余静说。 “我时不时跟妈妈打个微信语音电话,相互了解下对方的情况,通过淘宝给她买了手套和酒精。 ”余静表示,办法就是慢慢想出来的。

  
 

   “当大家都戴上口罩时,聋人朋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”余静有多个身份,比如小渔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创办者,比如湖北省婚姻家庭研究会生命关怀委员会副主任,此外她还是一名心理咨询师。

  
 

   不过,到目前,向她寻求心理帮助的残障朋友不多。

  
 

   “一来是大家前期还在应付医疗和生活方面的困难,只要解决了吃饭买药看病的困难,情绪问题就会消失;二来是残障朋友因为大多数以居家生活为主,对于隔离在家这样的情况,忍受力较高。 但是随着封闭管理的时间不断延长,不排除会引起焦虑、抑郁等。 ”但另一个群体,引起了余静的关注。

  
 

   “我也是最近无意中才了解到,有比我挑战更大的群体,就是失聪人群体。

  
 

   ”余静对人民网记者表示,“当大家都已经戴上口罩的时候,他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  
 

   ”余静过去很少接触聋人朋友。

  
 

   直到最近读到女性网友“逗逗君”的文章时,她才意识到,在武汉的聋人群体,由于存在阅读障碍,“对疫情可能完全不知情。 ”“很多电视新闻、节目频道没有手语,所以聋人朋友在接收信息方面很滞后。

  
 

   ”余静说,“当大家都已经戴上口罩的时候,他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 网上很多比如怎样防疫,怎样戴口罩,如何消毒等防疫常识与信息,他们却无法掌握。

  
 

   ”“在武汉等地,很多聋人群体,尤其是先天性的聋人朋友,主要是用手语来表达。

  
 

   他们的思维习惯、认知方式,跟我们有差别。

  
 

   ”余静解释说,“如果没有手语翻译,即便有字幕,他们也很难去理解新闻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
 

   我有个朋友就把大量的防疫、防护信息翻译成手语,录制有手语的视频,传递给那些聋人朋友。 ”“很多先天聋人朋友,不像我们健全人一样,未必都能接受正规的普通学校教育,所以很难掌握文字,也就不知道文字表达的是什么意思。

  
 

   ”余静表示,这件事也促使她更多思考社会的支持系统。 “此次疫情暴露出来社会对残障群体支持不足,国家缺乏相应的制度保障,就算有明文规定,比如无障碍建设条例,却没有匹配法律惩戒兜底,这就让无障碍设施变成奇奇怪怪的形式。 ”余静说,“残障理念仍然是医疗模式占主导,缺乏社会模式的视角,导致残障人士被边缘化。

  
 

   媒体大多围绕个人的坚强和家庭的牺牲来叙事,极少探讨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。 ”“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学会麻烦别人”2月2日,来自全国各地的残障公益人士组成了一个线上“抗击疫情残障支持网络”。 “比较荣幸,我也是其中的一员。 ”余静说。 “有一部分残障者要么不知道如何求助,要么不愿意向社区或者陌生人求助,”余静解释她所在的调研组工作,“我们要核实需求、连接各方资源,同时,我们还要鼓励这些残障者向外界求助,以及指导如何求助。 ”2月7日,武汉一个社工朋友向余静求助,说家在汉口的一个智力残疾人,居家隔离,突然呼吸困难,情况很紧急,急需吸氧。 余静迅速把求助信息转到这个残障支持网络。 当即就有一位负责人出来认领,说立即联系相关资源。

  
 

   义工们辗转找到了这位智力残疾朋友,8日凌晨把他送进了医院。 疫情下,不是每个残障朋友都能像余静这样,不仅懂得自救,还能救助他人。 “一部分残障朋友,把志愿者当成救命稻草。 那就是:你既然找到我了,那就得解决我所有问题。 ”余静很不认可这种做法,“我们会强调,没谁是万能的。

  
 

   我们会鼓励他们,去找当地居委会、邻居、残联等,主动表达你的需求。

  
 

   毕竟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

  
 

   ”“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学会去麻烦别人。 ”余静说,“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不给别人添麻烦的。

  
 

   但是,学会麻烦别人,不是等靠要,不是坐享其成,而是合理合法地表达自己的需求,寻求外界帮助。 ”“我们都是有生命尊严的个体,希望被平等对待。 为什么要忽视我们作为人的价值,人的尊严?”余静表示,残障朋友的自强自立与社会平等对待,都是同等的重要。

  
 

   (责编:薛丹、朱红霞)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